走进赵丽娜:足球像座金字塔 愿意再回到山顶看

2019-08-01 20:08:21 围观 : 55
网址:http://www.01amyh.com
网站:全民彩票

  安于预备队比赛的“二门”自然不会是赵丽娜的最终目标,她始终在为恢复到最好的状态而努力。

  说起对音乐人的“喜欢”,赵丽娜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有长性的人,“我不太追星,喜欢一支乐队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哪一首歌比较打动我。”她喜欢后海大鲨鱼,喜欢反光镜,也听痛仰,听八三夭,用她的话来说,自己听得挺“大众”。

  说是商演,到底也不过是为了自个儿高兴。大多数时候,赵丽娜的乐队拿到的演出酬劳都不够租练习室的支出,“演完了之后每个人分分钱,一人50块就开心得不行。那会儿觉得还不错,我能靠这个挣钱了,回去跟我父母瑟,我妈还挺瞧不起我。”可是谁在乎呢?那个年纪,哪有什么比快乐要紧。

  “足球就是一个金字塔的框架,我们一路走来,很多人都放弃了,没再往上走,现在还留在球队里的,都算是金字塔尖的那些人了。我有些朋友做了教练、裁判,甚至大学老师,或许她们选择出去会比留在队里过得更好。”

  虽说总评价自己是个”缺乏行动力“的人,赵丽娜对于音乐的一腔热血倒是从来没有冷却过。组乐队的想法,经过综艺节目的撩拨,又挠得她心里痒痒的,“我最近特别有想要再重新组乐队的冲动。”只是年纪大了,顾虑也开始多了。

  爱好即职业,坦白讲,也是一座围城。做喜欢的事便能养活自己,看上去一举两得,实则当兴趣与生计挂钩,难免会少了最初的纯粹。爱好或许可以成为生活,你却很难再把生活当作爱好。

  门窗关闭的走廊,角落里摆上一套鼓,就成了赵丽娜在基地的练鼓室。没有空调,冬冷夏热,只有一台小电扇呼呼地转着,试图搅动沉闷的空气,看起来多少有些不自量力。在这儿,哪怕光是站着不动,汗水就已经快打湿衣服。

  喜欢音乐的年轻人,多少会憧憬过组个属于自己的乐队。17岁的小赵也是这么想的。翻遍了网上征乐手的帖子,找到了有一样音乐品位的朋友,大家聊了几句便一拍即合,凑出个时间就开始见面练团了。年轻嘛,喜欢折腾是本能。和团员们泡在一起的双休日,对那时的赵丽娜来说,是一周里最大的盼头,“那会儿特别开心,也不觉得累。其实在球队里面天天上下午训练,量已经很大了,但是满脑子想着要出去演出的事儿。”

  花一周时间熬夜刷完整部动漫,周末,她直接跑出去找了一家乐器行,“我说我要学架子鼓,老板说行,然后我坐下来就上课,买了副鼓棒回去觉得自己特牛。”风风火火的小赵觉得,自己的“音乐生涯”踏出了光芒万丈的第一步。

  赵丽娜说,她最近想了很多,也想明白了很多,她不愿意再去任性地提“放弃”了,“但是既然我们还在坚持着,多多少少背负了她们的梦想,我希望看看我们这条路走到头到底是什么样子。”

  复出归来,随着竞技状态的逐渐回暖,打了两场预备队比赛后,赵丽娜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。在她看来,预备队比赛的压力不算大,自己的一些出击处理得挺不错,这让她重新收获了自信,她希望能现在预备队赛场上突破自己原先的守门风格,保证门线技术,也尝试扩大出击范围。

  后来,生活还是跟这群乌托邦里的年轻人撕破了脸皮,学习和工作的重压使得团员们不得不各奔东西,赵丽娜也难以在越来越重的比赛任务中抽出身来。说得俗套一点,组乐队的事儿,好像跟回不去的青春一样,就这么渐行渐远。

  “我就想,我要是现在还想出去组个乐队玩玩,会不会被人家嫌弃我这老阿姨还出来干什么。”赵丽娜笑了,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过去那样的勇气了,“不要一会儿招了好多初中生过来跟我一块儿玩,就像妈妈带着宝宝出去。”

  最近,赵丽娜一直在追一档综艺节目,节目里三十组乐队的故事与对决,她看得热血澎湃,“我才发现,我还是当初那个喜欢摇滚的少女。”

  “后来想了一想,其实离开足球也不是我想要的,我只不过是需要有一段时间,让我自己的心态做个调整。”像每一段熬过七年之痒的爱情,赵丽娜也想明白了自己对足球的感情,不是不爱了,不是倦怠了,她只是需要一点自己的空间。

  拍视频的初衷很简单,是为球迷和网友解惑,“揭秘”女足队员们日常都在做些什么,“很多东西大家都不了解,其实我们队员都很可爱的,我也想通过自己的镜头来放大一些她们身上可爱的闪光点。”

  过着被训练和比赛填得满满当当的生活,现在的赵丽娜,终于又找回了关于足球的最纯粹的快乐,能有比赛踢,能和球队的大家以各种形式并肩作战,哪怕只是为比赛做宣传,她也觉得很开心。

  对于退役后会不会做教练,赵丽娜倒是还没想过,或者说,她暂时不曾考虑过踢球以后的其他任何可能性。她现在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把球踢好。

  想法很多,转化为现实的暂时就那么几个。赵丽娜觉得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都不太够用了,“我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恢复状态,把球踢好,然后再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宣传工作。”

  在赵丽娜看来,足球改变了她太多的人生轨迹,给了她意想不到的收获,相应地,她也希望今后走的每一步路都能为球队,为女足多做一点贡献。至于自己的本职——踢球,她觉得用实际行动说话就够了。

  唯一选择就是没有选择。当周围只剩下足球,赵丽娜觉得,她需要休息了,“那段时间很多人问我,你训练累吗?我也没跟他们说我觉得累,我觉得比赛压力其实也不是很大,就可能那段时间看到足球就有点抵触,想要换种生活方式。”

  “如果山顶让你觉得太高,你就走慢一点,你上去了还可以再下来,下来了并不是说就不能再上去,我觉得还是自己选择最重要。”在半山腰歇息够了,赵丽娜时不时也会怀念山顶的风景,“想开一点,有时候帮助其他人去到山顶看一看,也是很值得的事情。主要我觉得自己目前这个状态很不错,还挺开心的,但有机会的话,我还是愿意再回到山顶去看一下。”

  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她的想法。看着一条又一条的社交媒体动态,有人问,赵丽娜还能好好踢球吗?对于质疑,赵丽娜并没有过多理睬。她想得很明白,自己每曝光一次就意味着能有更多人看到女足,如果舆论只是向自己“开炮”,那她不介意牺牲自己来换取公众对女足本身的关注和了解。

  赵丽娜倒是很乐在其中。只要住在基地,结束一天的训练,她总会来这个“蒸笼”里练上一会儿鼓。对她而言,音乐是生活的调剂,把自己从足球世界里暂时抽离。

  当然,维系一个团队的运转,不止是靠队员而已。在赵丽娜的计划里,她还想拍一拍每天准备训练计划的教练、帮队员泡水和放松的队医、赛前准备水果饮料的领队,还有风雨无阻来支持比赛的后援会成员,“大家都在不同的岗位上做着不同的事情,每个人都挺辛苦的,”她解释道,“也不要觉得赢球了只是我们场上这11个人的功劳,其实不是,每一个人都在付出自己的努力。”

  前段时间,赵丽娜考出了D级教练证,她是和队友一起考的。两周的课上完,她觉得自己更能体谅教练的难处了。回到平常的训练课,她对课程的核心思想也有了新的理解。

  在这个假期里,她终于有时间重新拿起鼓棒,让音乐成为自己的解药。那年,刚被提拔上一队的赵丽娜迷上了一部叫做《NANA》的动漫,故事里的朋克乐队成为了她最初的幻想。

  打鼓之外,赵丽娜在闲暇之余还多了一项活动:拍Vlog。从零开始自学,拍摄剪辑一手包办,慢慢也试着设计脚本和分镜,看着越来越精致有趣的视频,赵丽娜很有满足感。

  足球和摇滚,很容易找到一些共通之处,譬如坚韧,譬如激情,譬如无所畏惧的勇气。节目里有支名叫“刺猬”的乐队,女鼓手石璐瘦小的身体里积聚着巨大的爆发力,她扛起的不止是整个乐队,还有作为一名单亲妈妈所要面对的生活重压。赵丽娜觉得自己很受鼓舞,她喜欢上了这支乐队,训练之余花了几天时间亲自“扒”下了他们几首歌的乐谱,贴在鼓房里练习。

  曾经有前辈告诉赵丽娜,想要为女足做更多的贡献,首先必须不断提升自己。赵丽娜明白,所以她回到了赛场,带着十二万分的热忱和努力,倒不是说非要把错过的一切都拿回来,只是她觉得,自己还有能力和机会在足球路上走得更远。这些日子的训练和比赛让赵丽娜相信,用不了多久,自己的状态就能恢复到让人满意的程度。

  有段时间,赵丽娜爱上了日本乐队One Ok Rock。乐队来上海的时候,是她第一次独自看演唱会,“我永远都记得那年一个人戴了个口罩就去看他们演唱会了。我当时买的内场票,全程站着,我想我后面那个人应该是看不见的,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。”出于对这支乐队的喜欢,再加上本身就爱看动漫,赵丽娜甚至动过去日本踢球的念头,不过最后没有成行。

  在浏览了网上招乐手的帖子后,赵丽娜发现如今想要组团玩音乐的,依然多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,正应了“刺猬”的那句歌词,“一代人终老去,但总有人正年轻”。